空城失海

尚有来处未寻归处

  连着下了三四日,绿色的腥味被冲刷着进了泥泞的地面,奇异的味道钻入人们的鼻腔之中不经意的催促了他们的步伐,镇上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镇中的文姝茶馆,即使是阴雨连绵的天气馆内活跃的气氛也不减分毫,喝酒划拳胡子壮汉,论东论西的长舌妇人以及刚及膝高的垂髫小儿在桌边乱蹿,时不时被店里小二训斥。
  “诶呦!”
  一声有些做作的惊叫在门前响起,引得原本还在喧哗的人群纷纷侧目而视。
  抱着木匣的黑袍少年刚踏进一步便被躺在地上直喊疼的毛头小子唬的一愣,另一只脚就半迈不迈的停下了。反应最快的倒是那孩子的母亲,也不顾自己的形象,走过去往这不干不净的泥地上一坐,双手抓着孩子的胳膊就哭喊起来。
  “诶呦!诶呦!光天化日之下撞人了!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明眼人自然能看出这又是哪家闲来想赚些闲钱的妇人做的丑事,可这脸生的少年未必看得出,四周灼热的目光无一不是想凑这新鲜的热闹。
  半响,被众多目光盯着难受的少年迈开了步子,越过抱着孩子哭的死去活来的妇人走到了馆内,那妇人本以为这少年会乖乖的在她的“精湛”演技下交出几锭银子,如今被无视了,脸骤然变得像青面鬼,倒是那孩子知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赤红了脸,两人脸色一映称,周围的嬉闹也回来了,妇人站起拍了拍身后在地上蹭下的尘土却发现臀部已经积了一层人来人往留下的泥水。
  她拽着自家孩子走到那少年的桌前,狠狠的冲那桌子一拍,张口就是气势汹汹
  “你是哪家的公子!好不讲道理!撞了我家孩子一句道歉也没有!怎么说也得…”
  话还没说完少年就缓缓的将手中匣子摆到了桌上。“哦?这便是我的全部家当,你想要就拿去。”说罢嘴角上扬了一个不可琢磨的弧度。妇人脸色微缓伸手打开了匣上虚挂着的锁,刚抬起盖子半分就唰的变了脸离开了桌旁,盖子因无人支持,嘭的合上了。只见她手指剧烈地颤抖,嘴唇微张泄露出几个单音。
  “你…你…”
  少年撑脸悠闲的盯着她,那妇人就抓住正低头绞着衣摆孩子的领子像见了蚀心魔一般冲出了茶馆。
  然而茶馆内的人们并没为这闹剧腾出片刻寂静。大致过了半个时辰,几个穿的“衣冠鲜亮”的护院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冲小二打了声招呼后就站到了墙边。
  小二高亮的声音很快压过了嬉闹声“今日本馆已被包场!请各位客官下次再来!”
  本来人群看到这场景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便熙熙攘攘打算往外走,加上小二的喊声,人群很快就出了门四散分离了。
  人群的反应了然的说明了小二的喊声只是说给镇外人的。这外人,自然也就是墨秋了。闻言的他依旧一手撑脸一手在匣子上画着什么。
  小二盯着他,店内站着的护院也盯着他,刚走进的丁员外更是好奇的在他身上瞅来瞅去。
  小二见是贵客来了,有些急了,匆匆的走过去冲墨秋说道“客官您看,本馆已经被包场了且不提供住宿,您不如另寻一家休息?”
  这回墨秋顿了顿抬眼看了他,但也没有丝毫移步的意思。
  “他要留下就留下,他一贯如此死皮赖脸,你要赶他倒不识趣了。”一阵令人舒服的嗓音亮起,声音的本主跟在丁员外的后面,见他一身白色衣袍,佩剑跨在腰间。发冠上绑着精致铃铛,潮风吹近发出两声脆音,如此仙风道骨不由得人遐想一番,再看丁员外对他满脸的殷情,小二心中已经一片了然。
  “既然是仙人的朋友,那就让他留下吧。”丁员外冲小二摆摆手,就要往座位上走。
  “谁是他朋友!”“不是朋友。”两道声音齐出惊了丁员外一下,像是没想到这看起来友善亲民的仙人会突然变得严声厉色。
  “那就不是朋友,不是朋友,是我误想了。”丁员外慌忙拿出手帕擦着汗道,心里也因此生出一片嘀咕。
  丁员外和萧昀谈了一个多时辰,饭菜自然是无人问津,半中间的时候,墨秋本着粒粒皆辛苦的精神大方的坐到他们旁边动起了筷子,萧昀淡看了一眼没有理他,倒是丁员外好像看上去有点莫名心痛。
  是啊,能不心痛吗,他省吃俭用有点零花钱都花在了这顿饭上,本来想着谁也不动筷他就有理由把这钱拿回来,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是个大胃口的程咬金,两三下就把菜吃了快一半,丁员外险些就要吐血随他老母去了。
  他们在谈,墨秋也就顺便听着,听着听着就笑出来了,丁员外羞红了脸又不好在萧昀面前发作便用手扇了扇风继续说下去。
  谈话内容大致是和他家里有关的,一个月前他老婆突然发了疯病,他家小妾一号也就替了她的位置掌管家里的内务,可不多时,这小妾突然也病倒了,疯是没疯,就是一脸的苍白虚弱,快赶上死人了,这镇里就开始传他家是惹了哪路的妖魔,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内院出事,最后无可奈何他才托人求了仙人出面帮忙看看,可这请的大多是些无用之徒,偶然碰到路过的萧昀这才请了再来看。
  
  “唉…仙人,您看这到底是有了什么鬼东西,闹的我们一家不得安宁。”丁员外深深叹了一息,连他身上的肥肉的跟着抖了抖。
  “这个暂时没有定论,你今晚且带我去你家里看看,若是小妖还好说些。”萧昀也不想与他多说,回了他就以准备东西的缘由走了,墨秋自是悠悠的放下筷子跟在了他后面。
  
  刚入夜,丁员外就不敢怠慢的在门前候着,不多时萧昀就背着一大包东西来了。
  这包倒是真大,大到萧昀背着别人看着都累,丁员外更是心里一阵冒冷汗,感觉自己宅里危险的很,墨秋微微一笑让丁员外开门放他们进去。
   丁夫人的房间是丁宅里数一数二的豪华,连丁员外自己的比起这间也小的许多,毕竟是大家闺秀出身,丁员外也不敢怠慢他夫人,每天好吃好喝供着,就怕岳父一个不高兴断了他的财路,再把老婆丢了。
  
  
   房间门外有人把守,门内杂声一片,像是女人在争吵什么。墨秋对这种吵闹厌烦的很,抬腿对着门就是一脚,门被踢开的响声也惊得门内的人安静了。
  丁员外身上的虚汗越出越多,乍一看,房内满地的碎瓷片,自家夫人涂了满脸胭脂如吊死鬼一般地正冲家仆小尹吼叫,只是被门开的巨响一时惊到,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萧昀墨秋暂时没有打算理这疯女人,都自顾自的进入房间察看,丁员外也知趣,让家仆赶紧拉住了丁夫人。
  墨秋在房间悠悠转了一圈,如同散步地的游走再多就是踢踢碎片,看看窗帘,萧昀本来在着手准备着试试能不能感觉到这房里的阴气,可被他走来走去弄得烦躁,刚准备赶人就听到一声“啊…”抬头发现墨秋正站在墙角。
  墨秋啊了一声就对着墙角蹲下,仔细的盯了一会儿就伸出手好像摘了什么东西在手上,他举着站起冲盯着他的人一笑。
  “萧昀,今晚可以加菜了,上好的墙角蘑菇啊。”
  萧昀听了这话也啧了一声继续干自己手头的活不再离他,墨秋自娱自乐的继续摆了摆手里的蘑菇又转身多摘了几个就小心翼翼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仿佛真打算晚上加一道墙角蘑菇开胃菜。
   萧昀拿着灵符在房间走了一圈,似有似无的蓝光从灵符上闪现,他看了看丁员外再看看他夫人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墨秋看了这探灵符的光像是心中已经一片了然,拿出一个蘑菇走到他夫人面前晃了两晃,那夫人本来被紧紧抓住后有点蔫,可看了这蘑菇却又突然亢奋起来,发出哇哇的声音。萧昀被这声音好像也激出了灵感,抢过蘑菇往灵符上一靠,果不其然蓝色的光是原来的数十倍。
  丁员外被这突然来的一束光搞得莫名其妙,上前似乎想请教这两位看起来十分厉害的“仙师”,萧昀却冲他摆了摆手,一副为难的样子。
  
  萧昀一手提着包裹走出房子,墨秋也拍了拍口袋跟着走了出来。丁员外张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见被人抓着的丁夫人突然发狂挣脱了毫无防备的家仆跑了,几个家仆被这突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丁员外也由欲言又止变为了目瞪口呆,手指颤着指着她的背影。
  墨秋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进那群家踹了领头的那个一脚。 “愣着做什么,再不抓回来你们给员外当老婆?” 一语惊醒梦中人,几个人跑着去追了。
  萧昀远远地看到他们抓住那疯婆子转头用淡定的声音把丁员外拉回神。“给我准备一张桌子,吃饭用的。”
  这次不光是丁员外,墨秋也愣了:他不会真要吃这毒蘑菇吧???
  丁员外大致是没彻底缓过劲来,缓慢地转头吩咐留下的小尹去准备。
  小尹给他们准备的桌子是圆型的,红色的蜡烛摆在正中间,萧昀自然的坐在了正席开始拿包裹里的东西,墨秋就在这衬桌子的房里逛来逛去,可没逛多久萧昀拿出的东西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萧昀坐在位置上慢悠悠地拿出一个又一个的菜品糕点,墨秋闻着味儿来坐在了旁边盯着流口水,眼见着包里空了,呲溜呲溜吸了两下口水问道。
  “可是萧晗兄的手艺?”
  “正是兄长的手艺。”萧昀一天未有波澜的嘴角向上翘起。墨秋瞅见了心中大喜,拍了拍衣摆站起跨了两步就坐在了萧昀对面,又觉着有些突兀,看着旁边站了许久的丁员外笑了笑。
  “这可是著名的萧式美食,丁员外不想尝尝?”说罢拿起筷子就想向那开胃菜动手。丁员外本来就一天未进食,刚被食物的香味熏的飘飘欲仙却又苦于萧仙人没有邀请不敢动作,如今被这看起来像是仙人的好友一说,点了点头就迅速的提起筷子“几欲先动筷”。
   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在墨秋下筷的一秒,萧昀抬头瞪了丁员外一眼,这一瞪可是吓得他差点把筷子掉了。 墨秋吃的正香自是不知旁边发生的事。 萧昀看着兄长给自己做的“爱心晚餐”有点心痛。
  “墨秋,你可看出这次作怪的是何物?”
  墨秋塞了满嘴嘟嘟囔囔的回道:“大抵是只毒蘑菇精吧。 ”
  萧昀点了点头继续道:“是毒蘑菇精不假,还是个挺了不起的毒蘑菇精。只是这蘑菇精的真身?”
  墨秋咽下嘴里食物自觉的应和着,“啊,是个姿色不错的美人,啧啧…” 说着说着墨秋就看到了对面萧昀眼里一闪而过的迟疑,然后就发现发现自己手中的筷子正慢慢变成挂着树皮的破烂树棍,不过毕竟菜吃了一半也不好放下,他也没有过多在意的把菜吃完扔了棍子。
  
  “小美人怕是等不及了,难得引了个姿色不错的道长来又要被我搅一搅。”墨秋看着这一片苍凉的景象也不急躁,萧昀更是一脸淡漠。
  
  他们是在萧昀出了茶馆去拿包时交流的,萧昀本就疑惑这里人们的情况,加上墨秋这个小魔王给的定心丸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
  
  这简镇是亦真亦幻的。这妖精应是尹丹菇所化,尹丹菇本身毒性不大,只是能使人出现幻觉,这修炼成精后也是了不得的,若是弱一些的能把人困在自己的幻觉中,强的更是能直接创造幻境让凡是路过的人皆能迷惑,此境并非无可解,只需新血两滴尹丹菇一支即可,血用鸡血为最上,魔血次之。
  墨秋本已摘好了这尹丹菇,只等萧昀开口,可如今墨秋和萧昀却脱离了幻境,并非用这鸡血蘑菇,而是蘑菇精自己放了他们。
 
  
  
  
  
 

评论